聖荷西華人天主教堂網站全新升級啦!SJCCM Website Is Now Fully Upgraded To http://sjccm.com

文章序列

前一陣子,生活突然失去熱情,覺得好像做什麼事情都差不多,很久沒有被觸動的心情。這時候,有個阿姨問我說:「要不要去亞西西朝聖?」這個來自天使邀請,像是生命中的一個機會。去認識這位天主教友排名前三名喜愛的聖人──方濟。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趕快答應了。就這樣,去了羅馬跟亞西西。

每個人都有他與天主最獨特的關係,與主相遇時都是最動人的心靈故事。我的心靈故事明確顯示出來是在二十二年前的聖家節。那一天在輔大的淨心堂受洗,終於回家了,正式成為天主教徒。

其實,尋找的過程很漫長,然而,憑著天主的慈悲,使我的理智摸索找到了方向,我大學唸得是哲學系,雖然哲學唸得不怎樣,但我非常想要找到“什麼是真理?”這個答案,因為紊亂的社會價值觀讓人困惑。我的行動也有了目標,大二參加了服務性社團,寒暑假去新竹少年監獄服務,第一次進苑的經驗是被天主深深地觸動,第一次面對那些受刑人,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潸潸流下,那是沒法形容的感受,當下也說不出所以然。只有深深感到自己的不足和渺小,我和那些受刑人的不同只有一牆之隔,他們是觸犯了法律,而我只是僥倖沒觸犯明文法律。我以什麼來服務他們?我的愛那麼有限,究竟愛的根源是甚麼?當尋求的心是那樣地熱切,天主定會讓人找到...原來主耶穌就是真理,就是愛,祂是一切問題的答案。也曾有好友帶我去基督教會的團契,覺得他們都是熱心的人,活潑的團體,可是那不是我的家,最後很奇妙地終於在天主教的彌撒中,深深感到這是我的家,感覺對了,是的,就回家了。

一個遭遇車禍的二十二歲男性被送進了監護室,此時的他生命垂危,幾乎不能說話。然後,在長達三個小時的時間,醫院不允許家人進入病房看望這個隨時會告別人生的親人,在隨後的時間,也只允許一個親人每隔兩小時進去看望五分鐘。

在漫長的等待中,沮喪的女友只好回家了,父母也抵不住身心疲憊睡著了,直到護士通知他們病人已身亡時才驚醒過來。由於痛惜沒能在最後時刻與親人見上一面,說上幾句告別的話,家屬的悲痛驟然升溫…這還算不上殘忍。在最後的日子,病人常常得被動地接受這樣的「待遇」:一是過度治療。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息仍在接受創傷性的治療。但另一個極端卻是治療不足,也就是說,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適直到死亡也沒有得到充分的解脫。那麼,生命在最後的幾週、幾天、幾小時…到底處於什麼樣的狀態?一個人在臨近死亡時,體內出現了什麼變化?在想什麼?需要什麼?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怎樣做才能給生命以舒適、寧靜甚至美麗的終結?

今年一月七日我在Los Altos瑪利諾會退休院參加了周神父的追思彌撒,又一位在台灣凋零的外方傳教士。他於去年十二月中旬病逝台中,翌日便安葬於他所摯愛的南投縣信義鄉雙龍村,享年八十六歲。

在彌撒中,我深深感謝天主過去幾十年召叫了許多外國傳教士遍佈台灣各地山區,村落,鄉間無怨無悔地傳遞天國喜訊。周神父於一九五七年被祝聖為神父以後就啟程赴台,到他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去世為止,五十八年間除了有三年回到美國服務以外,其餘的五十五年全部奉獻給台灣山地原住民,特別是布農族。周神父的國語,台灣話,布農語都很流利。他有感於山上沒有當地母語的學習材料,自修泰雅族和布農族語,因而編篡了一本涵蓋了一萬個辭彙的布農語-漢語-英文字典和文法書,以及布農語的彌撒禮儀,天主教要理和歌本。他也將整本新約聖經翻譯成布農語,讓族人可以用母語來讀聖經。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