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荷西華人天主教堂網站全新升級啦!SJCCM Website Is Now Fully Upgraded To http://sjccm.com

看著滿屋的塵灰漫舞
每天早上醒來,晨曦從東邊的鐵窗横劈過來。我習慣躲到角落,塵灰漫舞,這是 一天之中最快樂的一件事。
那一年夏天,我們分開,陽光也是這般耀眼吧。
你還記得我嗎?今年換了新房間,陽光不見了,你依然在我深處。(澎湖鼎灣/大頭仔)

在文字裡生長的生命力
遺忘的記憶總在閱讀時被喚醒。
思緒融在書頁裡,心思跌宕起伏,隨著故事裡的人奔馳。禁錮的房裡,閱讀不只是閱讀,而是一種對話,一種思考,時光在書裡延展出生命,一個在文字裡生長的生命力。(澎湖鼎灣/靖)

偽裝成一首詩
月光從鐵窗的左側轉進來。滿地碎鑽。重複一生的記憶。
思念只是一種說法,翻個身,青春揚長而去。不安的靈魂,偽裝成一首詩,坐牢。 (澎湖鼎灣/未蕊湖)

悲歡離合的腳步
角落裡,一隻拖鞋正準備入睡。那是我的拖鞋,陪我走過許多路途。悲歡離合的腳步,只有它最清楚。每天晚上,我看著那雙拖鞋,想著何時可以離開?在各種表情的背後,只有拖鞋了解我真實的內在。(澎湖鼎灣/春盛)

站在時空的窗口
熄燈後,妳總是記憶中最後的一抺光裡走出來。淡掃蛾眉,微施脂粉,一切都没有變。妳在我的房間裡漫步,宽六步,長十二步,妳回眸一笑,站在時空的窗口,無言。(澎湖鼎灣/大目仔)

發表於二零一五年 常年期 第二九一期, 回到本期目錄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