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荷西華人天主教堂網站全新升級啦!SJCCM Website Is Now Fully Upgraded To http://sjccm.com

人一生在忙碌中,不斷地充實自己去追求有意義的事!臨老最困難的抉擇,就是在放下一切之後,失去了目標而不知如何善度退休生活。理想的安排是分期分段的交付責任,卸去重擔,逐漸從眾人的舞臺上隱没。退休的考量,往往不在於時間,而在乎生活的形式要如何改變。人生的意義,也將從現世的價值觀,逐漸過渡成為永生的探索。當李登輝以九十三歲的高龄,仍在為個人的「祖國」身份困惑不已時,不免令人感嘆,所謂基督徒的靈修是否真能幫助我們思考,未來將以何種身份進入永生的國度。有些人雖已從工作崗位上退休了,但在人生的舞臺上,卻放不下世俗的誘惑,持續著被各種利益所牽绊,失去了年長者應有的豁達胸襟。

年輕時的回憶,多在情緒上尋求緩解,冀由經驗中去尋找理智的答案。年老則四大皆空,回憶時多了一些温馨的畫面,對事物的反省角度也比較客觀,不太在意事件發生的細枝末節,但對人生的重大轉折卻歷歷在目。當一切的情緒都被抽離後,反倒能從宏觀的角度去欣賞,天主在人生旅途上所積累的恩寵。

經過了這些年的沈澱,對於此前團體將近三十年的平信徒自治教會,或許能有一個冷靜的回顧,但除了在感覺上,因自由所產生的活力外,很難再全面描述我们的特色究竟是什麼。然而仔細觀察,現在的教會,卻依然保存着過去留下的種種痕跡。當生命的過往,壓縮為一個没有時間向量的平面後,曾經的紛紛擾擾,也就不足為道了,所見的儘是認真追求信仰的芸芸眾生。天主在每一個參與者身上,都留下了一個救贖的密碼。起初不甚了解,但現在回顧起來,卻成為人生解碼的樂趣。對一個由平信徒自治的教會而言,每個成員都自認為是天主的選民,擁有一個為他準備的特製教會。初創的成員班底,就已決定了教會日後成長的多元面向。從宗義的「社團教會」,偉業的「兒童要理班教會」,承铭、昌宇的「中文學校教會」,鳳梧的「神修教會」,齊家的「禮儀教會」,楊洛、林谷和健仁的「音樂教會」,朱神父的「心理學教會」,馬神父的「聖經學教會」,耶穌會神長們的「橋樑教會」,樹治的「管理學教會」,開敏的「法制教會」,聶阿姨的「松柏組教會」,繼宗、明昭的「福傳教會」,集體参與的「活力運動」和「聖母軍」教會,乃至于「因愛稱義」,具有個人特色的:瑞雲的「大媽關懷教會」,安邦的「Out Reach教會」…等,都促成了教會生命的多元性。有趣的是,許多人持續地固守於自已心中的教會模式,多年來始终如一,彷彿那才是救恩的不二法門。由此可以想見,在這麼多獨立而行的領域裏,必然需要一個能依會章行事的「主席團教會」。神恩的整合,除了須要堅實的信仰,本身也是一種藝術。不少參與過主席團運作的人,都有相同的經驗。磨合不僅是一個過程,也是一件創作,可以產生新的格局。然而當教會成為「神父的教會」後,所有的一切,都將回歸於體制,那就是「簡單而沈靜,温文而有禮」,比較適合退休後隱没的生活。尤其當子女教育,夫妻關係,乃至於生涯規化,都不再是生活的問題時,信仰就只能為永生而準備了!

一九八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爾克斯在「百年孤獨」一書中,以獨特的文體,將故事的主人,用回憶的方式解碼家族,在百年歷史長河中所發生的複雜關係,彷彿一切都已在牛皮卷上預言式地記錄了下來。同樣的,我們也將傳頌一個故事:

「多年以後,面對一個永恆的天主教會,曾經的聖荷西教友們,將會回想起,當初天主是如何地為自己準備了一段特別的救贖道路,那時的我 …

發表於二零一五年 常年期 第二九一期, 回到本期目錄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