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荷西華人天主教堂網站全新升級啦!SJCCM Website Is Now Fully Upgraded To http://sjccm.com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好,我是慶瑜姐,在二零一五年元月,宣誓加入“善導之母”支團成為工作團員。很多人以為我是新進教友,其實我領洗也有十多年了,但一直以來,我就是神父所謂的“空殼教友”─我沒有讀聖書,很少祈禱,沒有在教會從事服事工作,也很少和教友們互動,向來就是個望完彌撒就走人的“快閃族”…一直到三,四年前,歷經了娘家家變,在痛苦中,我無法安慰病重的父親,只因我不會祈禱,不會唸經文,我不知如何來撫慰我父親那跳躍不安的靈魂;不安,痛苦和絕望也讓我自己身心俱疲而渾身傷痛地回到了灣區…就在一次奇妙地指引中,我來到了南灣聖荷西天主堂(SJCCM),參加了中文講得很好的歐神父所主持的國語彌撒,在“歡迎第一次新來的朋友”的掌聲中,聖母軍的卓之兄,向我提出了要來探訪我的“請求” …『啊?!你要來我家,…好吧!』出於無奈的回應,沒想到卻是為我開啟了新生命的契機─我絕對是聖母軍救回來的。

回想在父親病榻前的痛苦經歷,猶如自身跌落在一潭黑沉沉的古井中,是聖母軍的弟兄姐妹,拋出救生圈,把我一寸一寸地拉回─我就像聖經裡頭,那個被伯多祿治好的瘸子,歡欣鼓舞地一跳一跳地跳進教堂;是那天,聖母軍的弟兄們在探訪時,說出了我內心的渴望:祈禱,主的平安,玫瑰經的奧蹟…天南地北的聊,我沒說出我的傷痛,但是,我所聽見的,全是我內心的渴望;我的心被燃起一束火焰,我渴求的新生命,就在那裡跳動…『可是,你怎麼知道你的祈禱會有回應?』在我急急追問答案的同時,聖母軍的Bob老兄給我一個慧黠的眼神,『妳以後就會知道….』;在笑聲中,結束了這一次愉快的訪談。

我是這樣的從一個冷淡疏離的教友,慢慢地轉變成教會的一份子。現在做彌撒時,不再感覺自己像個置身事外的陌生人,而是真切地感覺到與前後左右座的弟兄姊妹們,有著深深的情感關係。平安喜樂。在我慢慢地調整我的心態的某一天,坐在我身旁的惠群姐,突然問我願不願意成為聖母軍的輔助團員?『啊?!我可以嗎?』『當然可以呀!只要妳願意,妳每天唸“玫瑰經”,唸“聖母軍軍卷”,就可以增加聖母軍的祈禱力量…』於是,我歡喜的和聖母媽媽有了新的關係;在每天的祈禱和唸經中,我覺得自己起了一些變化─『欸!我看見自己很多罪耶!』『哇!這是很特殊的恩寵耶!不是每個人都能看見自己的罪…』在惠群姐的解析中,我覺得自己就像是從一鍋渾渾濁濁的麵疙瘩湯中,所撈出來的一顆水晶餃。

日子在祈禱與唸經中飛逝,在我回台探望母親時,驚喜的發現,在我不在母親身旁的日子,“主”把母親照顧得多麼的好!『我能為教會些什麼呢?』我跪著感謝天主,也願意做些善工來回報吾主;但是,我可以做些什麼呢?-這個祈禱很快就有了答案;在我回到灣區做主日彌撒那天,惠群姐留了一句話:『等會兒做完彌撒,我們聊聊好不好?!』聊什麼呢?大概是為我家先生的事吧!眾所週知,我家先生在慕道班已是三屆元老,是為了他領洗的事嗎?然而…不是為了我家先生,而是聖母媽媽聽到了我的心聲,特別請惠群姐,帶著“善導之母”的鳳文姐和芳郁姐來看我,詢問我願不願意成為這個支團的工作團員?『我可以嗎?』,在我受寵若驚的同時,我也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覆─我可以,也願意為聖母媽媽的幫手;而且,我也第一次明瞭到,原來“主”對祈禱的應允,是這麼的明確迅速─『妳以後就會知道』,想起Bob老兄說的話;沒錯,我已經知道了,而且,我還要把這個“知道”,告訴給還不知道的人。

參加聖母軍工作團員的這一年,我有太多的感觸和體驗,無論是在被探訪的輔助團員身上,或是我們區團裡的工作團員身上,我都會想起“軍卷”裡的這一句話:『在弟兄姐妹們身上看到祢』;多麼奇妙的經歷,彷彿是電影“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裡的那個主角,有了『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的領悟─我已確定了今後人生的方向:我要向老人家們學習愛主的心,即便是在困難,辛勞,挫折的生活中,也能維持平靜和堅定不移;我要向團裡的弟兄姐妹們學習,在最小的事上都能敬禮聖母媽媽,用最誠摯的心來表達對聖母媽媽的忠誠孝愛。

最後,我想分享一個特殊的經驗,來証明天主和聖母媽媽時時與我們同在的奧蹟:那天是十一月的第二個禮拜六,感恩節的腳步近了,Valley Fair Shopping Center 裡頭人來人往,多數的人步履匆匆,只有少數的人來到我們“華人天主教書攤”前,拿串唸珠,或帶走一份經文…我和芳郁姐乘著空檔,整理一下行李箱裡頭的物資,哇!發現有一包尚未打開的,質量色澤都很好的唸珠,『這麼漂亮的唸珠,可以擺出來嗎?』『應該要擺出來,就怕拿的人不珍惜,拿著當玩具玩就可惜了』『那我們擺一條試試看,看是哪個有緣的人會來拿?』芳郁姐和我說著悄悄話,商量著把這串漂亮唸珠擺在桌面上的同時,後方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聲音,『咦!天主教,我媽媽信天主教…,接著,我們眼前一亮,一對年輕的中國男女,出現在我們書攤前…像在做夢一樣,但天主和聖母媽媽確確實實地把人帶到了我們跟前;女孩兒害羞又興奮地翻看桌上的經文;男孩兒說,他們剛從國內來美,目前住在東灣,還不知道哪裡有華人教會;我和芳郁姐則是熱烈地找資料,介紹並歡迎他們加入教會…,臨走時,女孩兒挑選了一本“玫瑰經”及那串漂亮唸珠。我們沒有問他們的姓名,也沒有留下他們的電話,但我深信,他們一定會回到教會─主的羊,主所引領的羊,終將走回羊棧。在這件事上,我有太多的感動─原來,主就在我們身邊,同我們在一起;原來,聖母媽媽自始至終,都陪著我們,看顧著我們;原來,我們每個人都是如此珍貴。

記得顧蒙席曾說,在覲見方濟各教宗時,蒙席只介紹他自己是個“聖母軍”,但卻蒙受教宗『吻手之禮』的殊榮…。是的,一日聖母軍,終生聖母軍,我是多麼歡喜榮幸地從事這份來自天上的工作,相信你也是!與你分享,也與你一起努力─因為,“我們都是聖母軍”。

發表於二零一六年 復活期 第二九三期, 回到本期目錄

Additional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