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荷西華人天主教堂網站全新升級啦!SJCCM Website Is Now Fully Upgraded To http://sjccm.com

新羊心語:
感謝天主,謝謝祢等了我那麼久,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周逸芬Michelle Lin 

大家好,我是Michelle。我媽媽和先生全家三人一起受洗了,正式進入這個大家庭。

我們全家都不是教徒,我慕道的時間不長,但驀然回首這四十多年的歲月,天主一直都在眷顧我的家庭。

爸爸四十多年前陪伴媽媽在台中的一所天主教醫院生下我的哥哥,之後哥哥進入天主教托兒所由修女照顧。我小學六年級那年,爸爸帶著我們全家搬到台北。我家旁邊就是教堂,一住十幾年但我從來沒有踏進教堂一步。很奇怪,明明主一直都在,可是我始終沒有意識到,直到爸爸要離開我們的時候。

經歷人生變幻的當時,發現有些事情都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生、老、病、死,冥冥中都有所安排。去年十二月,我們開始意識到爸爸的時間不多了,百般無奈的開始為爸爸尋找安葬的地方。只有天主教徒才可以去的Gate of Heaven是我們覺得爸爸會喜歡的地方,但是我們全家都不是教徒,只好硬著頭皮找朋友幫忙。

那個時候大家都在歡度耶誕,根本找不到人幫忙。在那樣寒冷無助的冬夜,忽然覺得自己很像賣火柴的女孩。主神奇巧妙的安排讓我聯絡上好朋友Jenny,王樹治老師的姪女,透過Jenny,歐神父出現了。和我們素昧平生的歐神父在email告訴我說 Michelle妳任何時間都可以找我,頓時,我眼眶泛紅,心裏重重的受到感動。於是我早上撥了電話,歐神父下午就出現在我爸媽家門前。第一次見到歐神父,慈眉善目,我們的心開始有了寄託。我們深知爸爸痊癒的希望 已是微乎其微,只想將爸爸交付在天主的手中,於是爸爸受洗了,成為天主的孩子。爸爸當時已經無法言語,當歐神父要他說阿們他努力張開眼睛看著歐神父用他僅能表達的語言說好,好,好。那時候,我感受到一種神奇的力量,同時,我亦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好像忽然明白到聖神的臨在是甚麼的一回事。爸爸受洗後,我看到他臉上充滿嬰兒般的光彩,毫無一絲憂慮不安的感覺。兩天後就蒙受主的寵召,跟隨著 祂到天堂去了。對我們來說,雖然有一份難以割捨的情感,事實上能得到上主聖意召喚了他,而能脫離了多年的病軀,減免了塵世中諸多的苦難,誰又能說不是上主的聖意呢?

感謝歐神父、Rosa阿姨,岳叔叔以及聖母軍的朋友的幫忙,我們用天主教的儀式對爸爸做了美麗的告別。告別式的第二天我和媽媽還有我的先生就開始慕道班的課程。我們經歷了派遣禮,懇禱禮,以及避靜時翟神父的帶領去感受天父相隨左右。直到目前,我不知道我了解主耶穌基督有多少,但我願意去嘗試、去接觸多些關於主的生命、道路、真理。我前面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會遇上不同的問題,亦會碰上不知如何面對的事情,但我相信主能夠與我同行。

我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我由衷感激所有教會朋友在父親臨終時給予的關懷和幫助。我也要謝謝慕道班的班長Lawrence,所有的老師和同學還有Lighthouse查經班的朋友。謝謝Irene和Angela,遇見你們是生命中最美的“緣份”。我的爸爸走了,我相信他在天堂繼續愛他在世上所愛的人。愛,從未離開過,就像天主的愛。

感謝天主找到我,成為牠的的女兒,讓我在牠的愛中重獲新生。願在祂所安排的道路上,我無所畏懼。


吳靈芬Tiffany Wu 

大家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吳靈芬來自台灣。自己覺得本人為人低調,個性內向。

關於領洗感受,本想一切"盡在不言中",但感謝天主給予力量,謝謝神父及慕道班老師的鼓勵,我決定“把愛說出來"。很高興在這裡分享領洗感言。

代母張立英是我高中同班同學,去年夏天八月十六日在一個百無聊賴的周日下午,我無意識地划手機,突然一瞬間看到立英傳的Line問我「妳有沒有興趣來我們教堂?星期天下午三點,後有兒童道理班。」

說也神奇,我想都沒想立刻回答:「好,去看看」。

就這樣八月十六日的下一個主日,八月二十三日我第一次踏入教堂。

之所以這麼爽快回復立英,現在想來冥冥之中有天主的安排以外,對於同窗老友存在一份深厚紮實的情感與信任。說說我們吧!如同我們身高一樣,立英讀書學習一直是個高材生,我一直是個中等生。

立英品學兼優,進了軍樂隊。而我手腳不笨,進了排球隊。立英參加英語演講比賽,我參加排球比賽。立英是風紀股長,負責管理大家。而我是康樂股長,專門娛樂大家。之後經歷大學聯考,上大學頂著剛燙頭髪的呆冏青春歲月,之後離開臺灣先後來到這裡,從求學工作到結婚生子。

從少年到青年到現在中年,30個年頭。我們彼此不近不遠地一直為各自學業,家庭,生活,工作而各自在軌道上忙碌奔波著。

如同立英所說,以往的歲月我們什麼都談過,只有信仰沒談過。可能是種子還沒發芽吧。看到立英,我一直覺得她是好榜樣。除了學習之外,対父母家人朋友都提供她最大的努力幫助。不僅是好學生,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好朋友,好員工,更是天主的好孩子模範生。

參加教堂活動半年以來,我意識到她就是天主早就安排了在我身邊的天使!一個很高個兒的天使!她是3D天使:勤奮(Diligent),紀律(Discipline),奉獻(Devote);而我也一直以3D方式來期許自己用力生活。

然而,3D用力生活日復一日,我總覺得自己的心靈生命少了些什麼。以前我曾在基督教會兩年多,但是一直徘徊門外,始終沒有領洗。

為何?我當時也說不出來,不清楚什麼事缺乏臨門一腳。

我的父母傳統中國父母,勤奮努力,非常重視孝道倫理。祭祖、孝敬父母,尊敬長輩是我從小耳濡目染,也崇敬的為人核心價值。我父親教導我:生日是“母難日”除了慶祝,最重要別忘了感謝母親経歷產痛生下我。

在我踏入教堂望彌撒半年之後,我感受到對天主的愛,対聖母瑪莉亞祟敬,対各聖人的景仰而使大受感動。対於袓先充滿緬懷而有祭祖大典。

這個対我來說意義非凡。対我們每天為家人家庭生活,不斷工作忙碌想要有更滿地追求。但是対生命靈魂,精神德行信仰的追求也是同等的需求。

帶著一份渴慕一些疑惑參加慕道班。半年下來有些認識使我堅定相信自己真是有福之人,天主使我的生命更豐富完整,我渴望得到上主恩寵,在這裡我找到心靈的家。

在此特別感謝歐神父,RCIA慕道班各位老師的指導和幫助,豐富成就了我心中信仰的家。使我更清楚了解義理愛人,寛恕,服務,與不犯罪悪何等重要,往後也將更期許自己。

以上是我的分享,謝謝。天主保佑!


張立英 Jessica Chang (代母) 

大家好,我是張立英 Jessica。我和吳靈芬Tiffany是高中同學,我們唸的是台北市外雙溪的衛理女中。衛理是一所基督教辦的女子中學,所有學生必須住校。衛理管教甚嚴,尤其為了學校整潔,學生禁示吃零食,或是除了學校提供的三餐以外的任何食物或飲料。衛理在故宫旁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再加上一個忘憂湖、一排大樹和一面圍牆與外面的世界隔絕,沒有娛樂、沒有零食、沒有家人的三年,我們有的是彼此。在衛理,我和靈芬成了一輩子的好友。我們無所不談,卻從未談及信仰。

高中畢業,我們雖然進了不同的大學,但是仍然常常見面,可以聊的更多了,學校、衣服、髮型、男朋友、等等…;我們依舊無所不談,但從未談及信仰。

大學畢業,我來美國,靈芬去了加拿大。在沒有手機、Facebook或Line的時代,聯繫自然少了。後來靈芬嫁來美國,我們才又像以前一樣熱絡起來。異鄉遊子、為人婦、為人母的我們,每次的聚會成為我們生活上的加油站。一起哭,一起罵,一起笑,我們無所不談,可是從未談及信仰。

直到有一天,歐神父在講道理,我已經忘記神父在講什麼了,但突然一個強烈的念頭閃過,“小芬!”我立刻拿起手機,寫了Line給她,只一句,“妳有興趣來我們教會嗎?”說也奇怪,她馬上回了,她說,“好啊!”就這樣,吳靈芬加入我們的團體,今年復活節她和她的兒子Allen領冼成為教友。

三十年來,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個好教友,不敢廣傳福音,深怕別人覺得,天哪,原來天主教教友都是張立英這副德行的。但是感謝天主,我何德何能,讓天主願意透過我,使得吳靈芬和Allen能認識天主。再者,我驚嘆天主的安排,也許我們無法在當下領受他的旨意,但是不管是衛理的三年,或是我和靈芬相識的三十年,天主的旨意必然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

從此,我們無所不談,包括信仰,和天主的慈悲與愛。感謝 天主,謝謝大家。


Denise Wong  

二零零一年因為先生的關係我從臺灣搬來了灣區。

我的先生來自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家庭,而我從小在一個沒有信仰的家庭長大。除了每一個人生下來就被命運主宰之外,從小就被教導一切得靠自己的努力。早期在我的婚姻裡,每當生活上碰到挫折的時候,先生總是笑著對我說:「不用擔心,一切交給天主」。我當時不能理解也不能體會、甚至認為這是一種不夠積極的生活態度。

自從搬到灣區後,因為各種的機緣加入了Lighthouse bible study group,因此結識了很多好朋友,從此以後在團契裡一起成長,一起相互支持。早期每年都會有人問我什麼時候領洗。當時一直認為領洗是一件必須思考清楚的事、而心裡面應該建立足夠的信仰才算是準備好踏出這一步。去年開始,我帶著我的兩個女兒去上Bible School,希望為她們從小建立起信仰的根基。我自己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慕道班的課程。在這期間,我體會到信仰其實是一段長途的旅程,是一種生活方式,而受洗將是這段旅程的起點。

我們每天面對生活的各種挑戰和磨練,試著在家庭和工作中取得平衡。我們要教養孩子正確的價值觀,要面對日漸衰老的雙親,甚至無可奈何的要和仍是壯年的朋友生離死別。這些都令我感到人的渺小和無助。生活中有太多我們無法掌握也無法控制的,似乎一切都有天主最好的安排。

我的心中有太多的感激。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個轉彎、遇上了挫折或挑戰,天主都讓我感受到祂對我的愛與慈悲。我在一次次充滿感謝與被愛的經驗裡,我才瞭解:渴望天主的是我的心,而非我的理智或是嚴謹的思考後的決定。

原來「一切交給天主」可以讓我那麼平安喜樂。

感謝天主,謝謝祢等了我那麼久。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Jessica Chiu 邱金惠 

首先要感謝Jenny引領我們母女認識歐神父,也承蒙歐神父在我們全家陷入徬徨無助的時候適時的給我們家人溫暖的關懷,讓我深深的感動。以前總認為天主教是西方文化,距離遙遠,深不可入。但是認識歐神父後,覺得歐神父很有親和力,好像一點距離都沒有,讓我由衷得崇敬,遂想加入這個大家庭-天主教。

在我這段學習的過程中,感謝明昭和瑞雲的幫忙,讓我比較不會那麼緊張害怕,沒有中途退縮。

今天很高興能的到天主的恩寵,成為天主的女兒。今後我會在神修上更加努力。感謝天主!

我找到心靈的家。原來一切交給天主,讓我那麼平安喜樂

發表於二零一六年 復活期 第二九三期, 回到本期目錄

Additional information